天津天法律师事务所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业务范围
联系方式

联系人:张小姐
电话:022-6377889
邮箱:service@sl-dj.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伪造证件情节严重的认定

编辑:天津天法律师事务所  时间:2013/03/12  字号:
摘要:伪造证件情节严重的认定

    [案情]原公诉机关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检察院。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毛存梅,又名毛存根,女,1955年11月13日生,汉族,文盲,农民,户籍所在地湖南省双峰县洪山殿镇小段沟九组。2003年8月8日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被逮捕。原审被告人刘永君,男,1973年7月5日生,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铜山县马坡镇马坡村二组。2003年8月8日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5日被逮捕。

    2003年8月上旬,被告人刘永君为骗取银行贷款,通过电话与被告人毛存梅取得联系,后将6份常住人口登记卡及6个身份证以450元的价格交由被告人毛存梅联系他人制作。经公安机关鉴定:上述常住人口登记卡系使用伪造的贾汪区青山泉派出所户口承办章制作的证件,系伪造的证件。案发后,被告人刘永君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

    [审判]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毛存梅、刘永君的行为已构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且情节严重。被告人刘永君有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立功表现,予以减轻处罚。于2003年12月2日作出(2003)泉刑初字第276号刑事判决,以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毛存梅、刘永君有期徒刑三年、二年。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刘永君表示服判,不上诉。原审被告人毛存梅不服,提出上诉称原判量刑偏重。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公安机关颁发的户口簿虽属国家机关证件,但其内页常住人口登记卡应不属国家机关证件,故原判定性错误,被告人毛存梅行为不构成犯罪。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上诉人毛存梅、原审被告人刘永君买卖伪造的常住人口登记卡,而常住人口登记卡是户口簿的主要内容,是户口簿的重要组成部分,单独使用即可起到国家机关证件的作用,其行为已构成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定罪准确,审理程序合法。但原判认定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人二人的犯罪行为构成情节严重,应属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2003)泉刑初字第276号刑事判决的定罪部分。二、撤销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2003)泉刑初字第276号刑事判决的量刑部分。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毛存梅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四、原审被告人刘永君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评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告人毛存梅、刘永君买卖国家机关的证件的犯罪行为是否构成情节严重,是本案争议的焦点。

    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是指非法制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的行为。三种行为,只要实施一种行为便可构成犯罪。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和信誉。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公文一般是指国家机关制作的用以联系事务、指导工作、处理问题的书面文件,如命令、指示、决定、通知等。公文的文字可以是中文或者外文,可以是书写的或者印刷的。证件是指国家机关制作颁发的用以证明身份、职务、权利义务关系等的凭证,如结婚证、工作证、学生证、户口簿、驾驶证、营业执照等。印章是指国家机关刻制的以文字与图记表明主体同一性的公章或者专用章,它们是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符号和标记,公文在加盖公章后才能生效,用于国家机关事务的私人印鉴、图章也应视为印章。任何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的行为,都会影响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损害其名誉,使社会管理秩序遭到破坏。

    长期以来,此类犯罪行为在各地均属于多发性犯罪,也是整顿和打击的重点。但是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的情节严重的标准应如何掌握,目前尚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根据司法实践,认为所谓“情节严重”,一般可以包括下面几种情形:一是一贯、多次或大量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二是伪造、变造、买卖国家领导机关、军事机关、司法机关或中央领导人的公文、证件、印章;三是危害后果严重或者政治影响坏;四是给国家机关的声誉和财产造成严重损失的;五是犯罪手段、动机、目的恶劣卑鄙;六是曾因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被处罚过等情形。本案中被告人毛存梅、刘永君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的行为,无论从犯罪动机、数量,还是从犯罪后果来看,均未达到上述情节严重的情形。故原审法院认定本案属于情节严重无事实和证据支持,应属不当,二审法院根据本案的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法做出上述改判是恰当的。

上一条:我国刑事强制到案制度的现状与改革 下一条:关于精神病人的离婚问题